瓯海西湖社区:村社融合后围墙里的“城乡结合部”是如何逆袭的?

作者:来源:温州新闻客户端关注:时间:2019-06-19

昨天上午,瓯海区原西湖村党总支书记胡建立和原西湖社区党委书记林若芬,走进同一个办公地点——位于山水名都小区的社区党群服务中心。因全市村社规模优化调整,他们有了共同的身份:西湖社区党委副书记。

这般“共治”两位基层干部都期盼已久。西湖社区主管辖区域山水名都小区是温州主城区最大的封闭式小区,1427户住户中既有城市居民,也有周边村迁入的村民。过去,大家虽然住在同一道围墙之内,却因身份不同,融合艰难。他们各自的“娘家”,西湖社区和原西湖村,也因为基层治理中隔着一道“墙”,互相“手伸不到”。

两头难管,以高端住宅定位的“山水名都”一度城不城、村不村,乱象丛生,老百姓戏称自己“名为高档小区实在城乡接合部”。直到一场逆袭旋风由根而起——今年4月,在全市村社规模优化调整中,西湖村、西湖社区合并为一。心里没了“围墙”,新社区班子昂起“龙头”,融合业委会、物业、业主一条心,携手推进区域化“党建+治理”,结束了历时8年之久的“半村半城”之痛。

从拆一间厕所破题—— 怕“手打手”,变“手拉手”

沿着翠微大道进入瓯海区,过河就看到一堵石砌的围墙往南直伸到六虹桥路,再沿河靠西绕出一个大圈。围墙里,就是西湖社区主管辖的山水名都小区。

2011年社区成立以来,小区有1/7的住户为原西湖村安置村民。搬进高楼的村民一时无法转变身份,交物业费、按序停车等问题重重,业委会更换频繁,原物业公司不作为,小区里垃圾随处可见、治安环境恶劣、公建配套被非法占用……村居不融,社区干部想管却有心无力,村干部能管但鞭长莫及。村社双轨运行的困局令住户们怨声载道,房价也一跌再跌。

整治前垃圾随处可见

转机因“并村”而至。乘着村社规模优化调整的东风,新桥街道党工委找来新组建的社区班子,深化“红色管家”机制,理出一套以社区大党委总牵头,各方协商、多元治理的融合治理模式。“过去想伸手到‘围墙’里搭把手,就怕跟社区管理手打手。现在村社合并,管起来就名正言顺了。”成了社区的一分子,胡建立感到“气顺了”,连忙与林若芬商量怎么共治“痛点”。

融合发展,当务之急就是办几件看得见的实事。新班子决定把拆除违建厕所作为融合共治的第一个手笔。由于厕所原是村民业主牵头搭建的,胡建立马上就接到了“说情”电话:“我们原先都是村里的,你能不能去说说看,先别拆?”换做过去,胡建立可能得“向上级反映看看”了,但如今“社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”,他马上跑到养老中心,先给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做思想工作。“我们也是社区的主人了,自己家里有个违建,又脏又乱怎么行啊!?”老人们一点头,意见很快就统一了。

“轰——”彰显着小区脏乱差“痛点”的厕所轰然拆除,治理融合由此破题。一次“手拉手”的背后,基层干部和居民的观念在发生转变。

以建一个议事厅融心—— “有事去党群中心一起商量”

“突破口已经打开,要尽快建立健全一套基层治理的服务机制。”为了把多年的“乱疙瘩”一个个理顺,新桥街道下派的社区党委书记夏若火牵头,由林若芬、胡建立和担任社区融合发展中心副主任的原社区主任黄海玲、原村主任林建中,共同在社区党群服务中心打造了“红色议事厅”,立下十条议事规则和“说、商、办、评”的议事流程。

议事厅迎来的第一桩“业务”是小区住户微信群里反映强烈的噪音问题。原来,业委会曾在50幢楼下的空地放置了篮球架,水泥地打球声响很大,加上欠缺管理,常常有人半夜打球,附近住户不堪其扰,又投诉无门。新社区班子成立后,4位社区干部把业委会代表和物业经理请到“红色议事厅”,大家坐到一起,“一家的事一家人商量”。3天之内,业委会就自行拆除了篮球架。

趁热打铁,新社区班子又把一根“硬骨头”提上议程:消防设施改造工程。山水名都小区的消防设施自2013年失窃后一直处于瘫痪状态,被列为2018年区级挂牌督办重大隐患。但过去,这个200多万元的大工程没有“主事人”,业委会不敢担责任,一拖再拖。村社融合后,夏若火请来新桥街道消防站常务副站长林建达,和社区干部、业委会一起到“红色议事厅”商议,并通过微信群把“议事厅”搬到线上与业主们一起商量。十几轮民主协商下来,广泛听取群众意见,最终,大家共同敲定了方案并表决通过,明确在75天内完成整改。

“疙瘩”一个个解开,西湖社区“党建+治理”的基层治理模式让小区面貌有了大改观。环境整洁了,景色变美了,居民和村民团聚在社区党群服务中心里共同开展活动,和乐融融。从村民变为居民的谢云妹开心地说:“过去我们虽然住在小区,身份却是村民,社区办的活动都不好意思参加。但现在社区就是我的家,前几天我们提议办个声乐班,社区干部很快就给办了,真是把老百姓的事解决得又快又落实。”

据了解,新社区班子成立短短2个月以来,共收集解决广告牌乱摆放、垃圾清运难等问题53件,指导业委会有效盘活小区闲置公共店铺8处,年租金收入增加40余万元,小区物业费收缴率更是“破天荒”达到了95%。

“从村社两头难管、居民自治无章,到村社融合发展、创新基层治理,‘山水名都’之变犹如一滴水珠,折射出广大新村社干部正在为村规模优化调整后半篇文章奋力作为。”瓯海区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说。

相关文章
  • · [50]
热门文章
  • · [50]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